兆朗

使天下人皆衣我衣。

没有纸,我说,你写在我手上吧。这是我随手记事时的习惯。于是他抓住我的胳膊,写。我一阵心悸。我想,这跟珈伦看见红舞鞋是一样的感觉。

——“她的心充满了那么多的阳光、和平和快乐,弄得后来爆裂了。她的灵魂飘在太阳的光线中飞进天国。谁也没有再问起她的那双红舞鞋。”多么恐怖。

评论

热度(3)